秦皇島專業開鎖換鎖芯公司電話:0335-8996110 室內保潔 秦皇島云家政 青龍開鎖

今天是:

家政秦皇島

版權所有:秦皇島開發區鎖鎖開開鎖家政服務部

地址:秦皇島市開發區

電話:0335-8996110

手機:13473844268

聯系人:高先生

網址:wwww.345444.tw

新聞中心

記者臥底江西三甲醫院洗滌廠:帶血衣物混洗遭

時間:2018-12-17 10:08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按照《醫院醫用織物洗滌消毒技術規范》,作為醫療單位的布草,需在專用區域和設備上分類清洗,并嚴格進行消毒處理,但江西南昌20多家醫院的床單、病號服、手術服等醫用布草,

按照《醫院醫用織物洗滌消毒技術規范》,作為醫療單位的布草,需在專用區域和設備上分類清洗,并嚴格進行消毒處理,但江西南昌20多家醫院的床單、病號服、手術服等醫用布草,在洗滌承包企業的清洗過程中,出現混洗、未嚴格高溫消毒等情況。

近日,新京報記者對江西南昌市兩家醫療布草洗滌企業進行臥底調查,發現有洗滌廠為了提高效率,使用工業洗滌劑清洗醫療布草,也無嚴格的高溫消毒環節。此外,一些兒科醫用布草被夾雜在成人醫療布草中混洗,帶血的醫用布草與其他患者衣物和床單進行混洗。有洗滌廠員工坦言,他們所謂的分類洗滌,只是把醫院分開,不分科室,不分洗衣設備。

江西省洗滌行業協會會長付俊偉表示,根據今年5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制定的《醫療消毒供應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范(試行)》,提供醫療布草洗滌服務的公司應屬于醫療消毒供應中心,將手術衣、手術蓋單等可阻水、阻菌、透氣,可穿戴、可折疊的醫用布草作為醫療器械進行管理,在洗滌時必須滿足清洗、消毒、干燥、檢查、折疊、包裝、滅菌、儲存等條件才能投放醫院進行使用。此外,作為為醫療機構提供服務的消毒供應機構,醫療布草洗滌企業應當于2019年6月1日前完成相應調整,并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

11月30日,南昌市豐源洗衣中心內,工人們正將堆放在地面的江西省兒童醫院嬰兒醫用布草進行折疊打包?,F場環境臟亂,嬰兒布草在洗滌烘干后被隨意堆放在地面。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攝

兩洗滌廠承攬多家醫院布草洗滌

11月24日上午11時左右,一輛車身印有“南昌市洗滌行業協會”字樣的廂式貨車,停在了江西省兒童醫院住院部門口,車上下來的中年男子身穿白色大褂,戴著口罩,隨后打開車廂,將車廂內的布草交給醫院里的三名工作人員運走。

這些布草被分送到住院部一樓和二樓的布草間,一名醫院工作人員稱,這些都是洗滌廠洗干凈送過來的手術服、患者床單、被套和嬰兒的醫用衣物。

隨后,工作人員又將堆放在各處的臟布草運到樓下,裝進貨車。記者注意到,一些嬰兒醫用布草、床單和醫生的手術服等混裝在一起,這些布草隨后被送到位于東湖區揚子洲鎮南洲村的南昌市揚子洲豐源洗衣中心。

該洗衣中心一名員工稱,除了承接江西省兒童醫院的布草清洗業務,還承接解放軍第九四醫院、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等一共12家醫院的布草洗滌業務。

南昌洗滌行業一名知情人士稱,在南昌除了豐源洗衣中心,另一家名為順達洗滌服務中心的洗滌廠,也承接了多家醫院的布草洗滌業務。

11月27日上午,記者在江西省人民醫院住院部北樓,見到了來運送布草的順達洗滌服務中心的貨車。新京報記者現場觀察發現,工作人員將臟布草放入車廂內時,一些布草被扔在地板上,車廂內也存在各科室布草混放的情況。

貨車裝載后,回到位于南昌市新建區長陵工業園內的順達洗滌服務中心。據該中心一名員工稱,他們承接了“南大一附院”、“江西省人民醫院”、“南昌市第一醫院”、“江西省精神病醫院”等13家醫院的清洗業務。

據全國企業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南昌市揚子洲豐源洗衣中心的法人代表是鄧小寶;南昌市順達洗滌服務中心的法人代表是裘偉光。

南昌市一名從事洗滌行業的知情人士向記者介紹,這兩家洗滌廠承包了大部分南昌市內的三甲醫院布草洗滌業務,“之所以能承包下來,還是老板的關系,”該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像順達的老板就是以前南昌第一醫院退休外科主任,他有很多醫院的資源,要不然按照他公司那樣的清洗環境和流程,不可能承包得下來”。

南昌市第一醫院是南昌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屬于三甲醫院。新京報記者查詢得知,裘偉光曾是該醫院的主任醫師,腦外科主任,急診創傷中心主任。

11月28日上午,順達洗滌服務中心內,一名工人正將從醫院收來的布草進行拆分,工作人員在拆分時,直接踩在布草堆里工作。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攝

紗布、輸液管等醫療廢物混進洗衣機

11月29日,新京報記者進入順達洗滌服務中心,成為一名洗滌工。

車間占地近千平米,車間內設有洗衣區、烘干區、折疊區,整個車間流水線工作。一些口罩、輸液瓶等醫療廢物夾雜在布草中,堆放在車間內的地面上。

張春蘭是車間洗滌組的組長,她介紹,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是洗滌廠的大客戶之一,此外還有江西省人民醫院、江西省精神病醫院等多個三甲醫院。

“工人們以醫院為單位,分別將布草放入機器清洗,算下來,一天要洗近百噸布草。”洗滌車間負責人熊玲介紹,洗滌廠上午七點半上班,下午五點半下班,每天都會有醫院的臟布草送來進行清洗,“整個過程需要員工手動分類,按照顏色把布草分類清洗。”

11月29日上午8時左右,該中心專門運送布草的贛AE4656廂式貨車駛入廠區,司機打開貨廂,將貨廂內雜亂的布草扔到地上。在卸布草的過程中,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這批布草印有“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字樣,綠色的手術服和患者床單混在一起,一些布草帶有大量血跡和糞便。

張春蘭等人在卸貨時,會將布草分揀出來,按照床單、被套、手術服分為三類。“像手術服那種綠色的布草要分出來單獨洗,防止染色,”張春蘭說,分揀好了后,就會把布草放在傳送帶上,送到洗衣機里面進行洗滌。

“會根據科室來分類嗎?”新京報記者在分揀時問張春蘭。

“不用。”

“帶血的怎么辦?”記者拿著一張床單遞給張春蘭。

張春蘭捂著嘴,指著身后的地面,“先放這里,一會兒洗。”

記者在分揀過程中,發現很多布草都有大量血跡及藥物殘留,張春蘭指示都堆放一起,放進小型洗衣機進行清洗。記者注意到,其中包含床單、病號服及醫生手術服。

此外,一些帶血的紗布及用過的輸液管等醫療廢物,有時也被混進洗衣機,跟布草一起混洗。

張春蘭說,醫用布草都是人工分揀,出現分揀不當是經常存在的事情,“醫院那邊要是發現沒洗干凈,就會退回來重洗。”

新京報記者臥底調查發現,洗滌廠在洗滌醫用布草時,并未對布草進行嚴格消毒,而是不分科室進行混洗,也并非專機專洗。在洗滌、甩干、烘干、熨燙折疊四個流程中,所有布草均被雜亂堆放在地面。

11月30日,新京報記者在豐源洗衣中心一堆已經洗好的手術室布草里,翻出一條輸液管。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攝

兒童用布草與成人用布草混洗

記者臥底豐源洗衣中心發現,其與順達洗滌服務中心的操作流程一樣。

豐源洗衣中心的一名洗滌工人王勇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公司承包了南昌市內12家醫院的布草洗滌服務,每天要洗70多噸的布草”。王勇說洗滌的所有程序是“混洗、甩干、烘干、折疊、送貨”。

和順達洗滌服務中心一樣,豐源洗衣中心內并沒有按照醫院的科室分類,而是以醫院為單位進行混洗。王勇說,在車間內,十多個洗衣機同時運轉,每個能洗滌近70公斤的衣物,洗滌時間只有5分鐘。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大部分洗衣機內,綠色的手術室醫用布草會和患者使用的床單、被套、枕套一起混洗。

因用推車運送,洗滌后的布草很容易掉在地上,一些醫生的手術服和病房床單掉在地上被踩臟后,仍被直接烘干折疊。

在折疊區,布草被放在一張木桌上,有時放得太多,布草會掉在臟亂的地面上沾染污物。工人一般不會立即撿起來,而是等到木桌上的布草烘干折疊完后,才會撿起地上被污染的布草進行烘干折疊操作。

新京報記者觀察發現,有時掉在地上的布草擋住了工人轉身的步伐,還會被踢開,布草上甚至還有鞋印。

“醫院的東西很臟,洗了也不干凈。”折疊區一名工人與新京報記者交談時說,“洗其實就是過了一遍熱水”。在她工位上,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手術室的布草中,還有塑料輸液管被包在洗后的手術服里。

豐源洗衣中心工作人員張慧賢介紹,在公司的12個醫院客戶中,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江西省兒童醫院、解放軍第九四醫院的布草居多,“每個月利潤就是200多萬。”

記者注意到,兒童醫院的兒童醫用布草,也會跟成人用布草混洗。

根據我國現有的《洗染業管理辦法》規定,醫療衛生單位的布草洗滌應在專門洗滌廠區、專機專洗,并嚴格對布草進行污染物分類清洗,嬰兒所使用的醫療布草不應與成人患者布草進行混洗。

中國商業聯合會洗染專業委員會醫用紡織品洗滌專業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鄭永祥介紹,新生兒、嬰兒的免疫力比較低,他們的皮膚都相對嬌嫩敏感。在洗滌這一類織物時,為了保護嬰幼兒的健康,洗滌企業在洗消工藝、衛生要求等多方面考慮得會更加慎重、周全,其相應的洗滌、消毒要求也會更高。如果企業將嬰兒使用的織物和普通織物混洗,這可能會增加新生兒、嬰兒過敏,甚至是致病的幾率。

使用工業洗滌劑清洗醫用布草

豐源洗衣中心負責布草洗滌的王勇向記者介紹,醫療布草的洗滌一般在5分鐘左右,加上烘干、折疊的時間,一張布草洗滌時間不超過10分鐘,因此,“早上送來的布草,最晚下午就能送回醫院使用。”

王勇說,醫療布草種類相對復雜,在洗滌的時候會使用一些漂白劑對布草進行清洗。

在豐源洗衣中心的洗滌區內,新京報記者發現,在其洗衣機旁擺放著很多名為“超濃縮增白洗衣液”的洗滌用品。

從其外包裝上的產品簡介信息中可看到,“超濃縮增白洗衣液”,含有多種表面活性劑、軟水劑、抗再沉積酶、增白劑、活性酶制劑等,對皮膚有輕度的刺激作用。

王勇對新京報記者說,這種洗滌劑堿性較強,“選擇使用的原因還是由于成本低,這是屬于工業用的洗滌劑,和家用的不能比。”而在洗滌劑的說明中明確要求,至少洗滌時間為10分鐘,豐源洗衣中心卻把時間縮短了一半,5分鐘。

全國洗染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主任、中國商業聯合會洗染專業委員會主任潘煒說,在對醫療布草洗滌時,高溫消毒是必須經歷的程序。潘煒介紹,“按照《醫院醫用織物洗滌消毒技術規范》推薦方法,醫療布草在洗滌過程中,應不少于30分鐘的洗滌時間,熱洗溫度不低于70攝氏度。”添加含氯或季銨鹽類消毒劑的化學消毒也是常見消毒方式,“針對感染性織物,還應先消毒后再洗滌。”

在豐源洗衣中心內,工作人員將洗好的醫用布草堆放在地上進行折疊、打包。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發現,工作人員在對江西省兒童醫院的醫療布草進行折疊打包時,將嬰兒使用的衣物隨意堆放在地面上,沒有隔板,也未進行消毒。

一名工作人員稱,他們長期這樣工作,所謂的消毒只是在洗衣機內加上84消毒液,沒有高溫消毒環節。

11月30日,豐源洗衣中心內大量的手術布草堆在地上等待洗滌,一名身穿藍色衣服的工人用腳踩著布草。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攝

兩家洗滌廠均未按招標要求清洗

在記者臥底暗訪中,承包南昌二十多家醫院的豐源洗衣中心和順達洗滌服務中心,均出現混洗、混放,未經過嚴格消毒等情況。

醫院對醫療布草洗滌的要求有哪些?這兩家的洗滌程序符不符合相關要求?

江西省洗滌行業協會會長付俊偉向新京報記者介紹,按照醫療布草的洗滌要求,醫院在向洗滌廠打包待洗布草時,應該按照污染物進行分類,將普通醫療布草和手術室布草分開,一些傳染科室的布草也應該單獨封存運送。然而,根據記者的調查,這兩家洗滌廠在收取待洗布草時,并未按照要求操作。另外,這兩家洗滌廠在對醫療布草洗滌時,沒有進行嚴格的消毒,沒有將布草進行仔細的污染物分類,衛生條件嚴重不達標。

新京報記者通過中國政府采購網、中國政府購買服務信息平臺網,查詢到2017年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布草洗滌服務采購公告,該公告不僅明確一年的費用為550萬元,還對投標人提出了很多具體要求:廠房必須做到布局合理,分污染區、半污染區、潔凈區,區域劃分清楚并有明顯的標志,防止洗凈的布草受到二次污染;在布草收送中,醫務人員污衣被(工作服、值班被服)與病人污衣被必須分開、分類、清點、收集并分袋獨立密封包裝,不得混放;在對工作人員的要求中提出,直接從事織物洗滌的工作人員上崗前必須進行一次健康體檢和消毒衛生知識以及相關衛生標準的培訓。

作為分別承包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的順達洗滌服務中心、豐源洗衣中心,新京報記者在臥底調查其公司期間發現,兩家洗滌公司在實際操作中,均出現不符合上述要求的情況。

新京報記者從南昌市洗滌行業協會得知,豐源洗衣中心和順達洗滌服務中心均為協會成員單位。根據“天眼查”查詢得知,南昌市洗滌行業協會法人代表則是順達洗滌服務中心的法人代表、原南昌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南昌市第一醫院)的主任醫師,腦外科主任,急診創傷中心主任裘偉光。

江西省洗滌行業協會會長付俊偉表示,江西省內醫院布草洗滌行業的現狀,主要是一家洗滌廠對接一家或數家醫院,承接了醫療布草洗滌的公司,不能洗滌其他行業的布草。“針對醫院布草洗滌行業,目前沒有明確的細則來做針對性管理,只是從衛生方面去約束洗滌廠洗滌醫院布草時,要達到干凈衛生,使醫院布草不被污染的要求,但一些洗滌廠在實際洗滌過程中,存在二次污染的情況。”付俊偉稱,協會對此也很氣憤。

11月29日,順達洗滌服務中心內,一個帶血的枕頭被工人扔在地上的垃圾堆里等待洗滌,旁邊還堆放了醫生手術帽和輸液管等醫療廢物。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攝

醫療布草洗滌將納入醫療管控體系

我國對醫療布草洗滌行業并非沒有管理措施。

2018年5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根據《國家衛生計生委關于深化“放管服”改革激發醫療領域投資活力的通知》(國衛法制發〔2017〕43號),制定了《醫療消毒供應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范(試行)》。

上述試行文件明確提出,各級衛生健康行政部門應當將醫療消毒供應中心納入當地醫療質量安全管理與控制體系。作為為醫療機構提供服務的消毒供應機構,應當于2019年6月1日前完成相應調整,并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

付俊偉表示,洗滌廠作為為醫院提供布草洗滌服務的公司,應歸為醫療消毒供應中心,應滿足醫療消毒供應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范中提出的要求:應當設立去污區,檢查、折疊、包裝及滅菌區,無菌物品存放區及配送物流專區等。

“在醫療消毒供應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范中,將手術衣、手術蓋單等可阻水、阻菌、透氣,可穿戴、可折疊的醫用布草作為醫療器械進行管理,在洗滌時必須滿足清洗、消毒、干燥、檢查、折疊、包裝、滅菌、儲存等條件才能投放入醫院進行使用。”付俊偉介紹,“因為現在處在過渡期,一些洗滌廠渾水摸魚,造成醫院布草二次污染。”

對于新規,中國商業聯合會洗染專業委員會醫用紡織品洗滌專業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鄭永祥介紹,新規出臺后,將淘汰傳統的醫用紡織品,改用具有雙向防護的織物,布草材質上會發生變化。“今后會把手術單巾作為醫療器械類進行管理”,鄭永祥說,新規的發布將促使醫療洗滌行業升級,規范醫療消毒供應中心。

“作為一個醫療洗滌企業,生產應該達到衛生和消毒方面的要求,這是最基本的要求,”鄭永祥表示,“離新規調整期結束還有半年左右,在這個過渡期內,企業也應該加強自律,并加速升級企業軟硬件。”

(責任編輯:admin)
(-^O^-)MG失落的国度闯关 3366捕鱼大亨 dg视讯平台 20120807黑龙江11选5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赖子麻将作弊器 正规麻将网上赌博网站_点进进入 辽宁11选5 吉林时时彩彩票平台 比特币矿池antpool 广西快乐10分开奖分 qq游戏上海麻将下载 【AB视讯】-网址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 足彩进球彩预测 秒速时时彩走势图软件一点击进入 云南时时彩开奖官方-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