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島專業開鎖換鎖芯公司電話:0335-8996110 室內保潔 秦皇島云家政 青龍開鎖

今天是:

家政秦皇島

版權所有:秦皇島開發區鎖鎖開開鎖家政服務部

地址:秦皇島市開發區

電話:0335-8996110

手機:13473844268

聯系人:高先生

網址:wwww.345444.tw

成功案例

湖南雙峰:愛心養老院的春節之痛

時間:2015-02-28 17:51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羅仁初落網了。這名性格內向的64歲養老院護工,在大年初一凌晨持磚襲擊了18名老人和老板親屬。 案發地在湖南省雙峰縣愛心養老院。這是該縣唯一的民辦養老院,硬件頗具實力。根據
 羅仁初落網了。這名性格內向的64歲養老院護工,在大年初一凌晨持磚襲擊了18名老人和老板親屬。

    案發地在湖南省雙峰縣愛心養老院。這是該縣唯一的民辦養老院,硬件頗具實力。根據官方通報,截至2月21日,事件共造成3人死亡、15人受傷。

    雙峰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辦案警官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羅仁初涉嫌故意殺人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起因是養老院沒能按時發工資,羅覺得受到了欺騙,于是襲擊老人來報復老板,“讓老板去賠錢”。

    血案牽出了這個養老院的財務尷尬。事發后,多名村民聚集在養老院,要求養老院法定代表人房鴻春歸還此前欠款。雙峰縣公安局政工室負責人表示,案件涉及的財務糾紛已由經偵大隊立案調查。

    房鴻春本人及其親屬對這些說法不予置評。房鴻春稱,目前最主要的任務是配合政府把受傷老人安置好。她也承認,另一個任務“就是要把財務問題搞清楚”。

    事實上,無論案件起因為何,行兇者都必須受到法律懲罰。不過,在這起春節血案發生后,一些受傷老人的家屬發現,他們不知未來能把老人安放何處。

    負債的知名養老院

    2月23日下午,雙峰縣永豐鎮愛心養老院。這棟5層的黃色樓房周圍,聚集著近百名村民,一些人手里拿著借條。

    向他們借錢的是養老院的法定代表人房鴻春。借款少則數千元,多則數十萬元,有的已過了還款時間,有的還差幾個月到期。養老院的一些老人也把錢借給了她。

    “現在養老院出了事,我們也不知道怎么把錢討回來。”多名村民擔心,當初房鴻春的借錢理由是“擴建養老院”,而如今,養老院既欠著護工大筆薪水,又面臨著對傷亡老人的大額賠償。

    以護工行兇事件為分水嶺,這個曾經聞名當地的愛心養老院此刻深陷輿論漩渦。

    養老院建成于2011年,總投資400多萬元,于2012年國慶節正式投入使用?!逗先請蟆奉^版2013年9月對其進行報道,評價其為“雙峰縣唯一獲得民政審批的民辦養老院”。

    公開報道顯示,房鴻春今年48歲,曾在外務工,她的弟弟2005年因肺結核、腦積水等疾病去世,于是房鴻春“決心建養老院,讓老人安享晚年”。

    與眾多農村一樣,雙峰縣有不少年輕村民在外務工,有的年輕人一年才能回家看望父母一次。養老問題令許多村民擔憂。

    “我們是受到了表揚的,省里的領導還來參觀過。”房鴻春的親屬向中國青年報記者感慨,創業艱難,養老院24小時供應熱水,每個房間都有空調,“講究的是賓館式的起居環境”。

    在親屬的描述中,房鴻春在挑選設備時“眼光很高”。養老院有專門的活動室、休息室和電影放映室,許多設備都是2012年剛剛置辦的,“老人住在這里很舒服,孩子過來看望也很方便”。

    養老院的二層到五層住著老人,每個房間通常住兩人,大一點的可住3人,有特殊需求也可安排單人間。價格通常為每月1250元,如果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費用則要2000多元。

    “2014年,養老院住了100多人,全縣各個地方的人都有。”房鴻春的親屬透露,有的老人子女還一次性放在這里兩萬元,年底再統一結算。

    即使行兇事件發生后,這家養老院依然“一床難求”。周邊村民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直到現在還有人咨詢入住事宜,“它在雙峰算是最好的了,老人放到其他地方也不放心”。

    但春節血案讓另一部分村民的信心急劇喪失。近日,將近70名村民向雙峰縣有關部門遞交了聯名信,要求調查愛心養老院的財務問題。

    危機早有預兆。在2012年、2013年多家媒體的報道中,房鴻春承認養老院正“負債運行”,但她表示“有信心把養老院越辦越紅火”。

    “到農村辦養老院壓力很大,資金問題和風險都很大。”房鴻春的一名親屬坦言。

    節儉而較真的老護工

    2013年10月,愛心養老院運營將近1年時,羅仁初的妻子彭春(化名)成了該院的護工。彭春所在的沙塘鄉與永豐鎮相隔19公里,她經朋友介紹與房鴻春認識。

    “我感覺環境還不錯。后來房院長也打給我電話,我就去了。”彭春告訴記者,她想出去找份工作,正好有朋友介紹了養老院。

    羅家育有一子兩女,均已成婚。彭春說,她和羅仁初都希望“自己能干活的時候好好干活,盡量幫后輩減輕負擔”。

    他們的生活相當節儉。年過六旬的羅仁初有時一邊在外打工,一邊還會想著干農活,“天剛亮就出去,有時還趕著晚上回來打農藥殺蟲,有一年插秧插到了夜里一點多”。

    甚至,出去趕集的時候,其他人都揀新鮮的水果買,羅仁初每次都只買剩下的,回來還和妻子炫耀:“你看這一堆水果只要4元錢。”

    “他的身體本來就不好,還患有風濕,但他舍不得治病。”羅仁初的一名親屬透露。

    彭春在養老院工作近一年后,2014年9月,羅仁初也來到養老院。彭春指望,這樣一來,兩人可以互相照應,羅仁初也不用到處打工。

    愛心養老院共10多名護工,近100個老人。護工每照顧一人,每月就能拿470元。羅仁初負責照顧9人,彭春負責7人,正常情況下,夫婦每月能賺六七千元。

    “我們的生活很單調,就是照顧老人的飲食起居,以及負責區域衛生工作。”彭春說,養老院需要人24小時值班,她住5層,丈夫住4層,而這兩層主要住的是生活難以自理的老人,“我們晚上經常要起來,最多的時候七八次”。

    住進愛心養老院的老人,各有各的家庭難處。村民朱先生2013年結婚,2014年去外地打工。76歲的父親腿腳不便,同樣腿不太方便的妻子沒法照顧他,“看到養老院環境不錯,父親就嚷嚷著要過去”。

    另一名村民左女士的父母癱瘓。她說,父母只有兩個女兒,她們曾試著在家照顧父母,但上班實在太忙,壓力太大,便只好把父母一起送到了愛心養老院。

    接一些老人入院也成為羅仁初的工作之一。一名村民回憶,他最后一次見到羅仁初是2014年年底,那天恰逢羅的64歲生日。

    “他回來接隔壁村的老人去養老院。后來談妥了,打算過年后過去,由他親自照顧。”該村民說。

    在彭春看來,這個舉動并不意外,因為羅仁初一直都是勤勞認真的人,“只要哪里能賺錢,就往哪里去。干農活,不管早上還是晚上,一定要做完才安心”。

    但她沒有想到,較真的丈夫即將與一場麻煩產生聯系。

    護工襲擊老人報復老板欠薪

    2015年春節一天天臨近了。不過,愛心養老院的一些老人沒有回家過年。

    朱先生說,他的孩子出生后在海南的岳母家,今年暫時就沒有回湖南過年,“如果回家,我肯定會接父親回家過年”。

    左女士的兒子正好從德國回來。碰上過年、過生日,他們不想太麻煩,就出去“躲”了,也沒有接父母回家。

    養老院用抽簽的方式決定哪些護工留院值班。羅仁初中了簽,于是,這對原本打算回鄉過年的夫婦一起留了下來。

    彭春回憶,除夕有近30名老人在養老院過年。她所在的5層大約有8個人,羅仁初所在的4層則有16人。

    房鴻春的一名親屬說,為了讓老人過好年,養老院殺了3頭豬,“平常一個星期一般能吃掉一頭豬”。

    歡樂的氣氛沒能感染羅仁初夫婦。彭春說,他們與房鴻春發生了爭吵,“我們倆9月份以來的工資一分錢也沒有領到”,大約被欠了4萬多元。

    辦案警官證實了這一點。他告訴記者,養老院所有的護工工資都沒有結算完,因為房鴻春說有壓力,“不過,每個人都預支了一部分,房和他們約定正月底結算”。

    彭春說,房鴻春此前承諾過年前給他們預支1萬元,但多次催要,房鴻春直到除夕夜只給了6000元,其中2000元還是臨時找人借的。

    對此,房鴻春本人及其親屬不予置評,稱暫時不方便回應。

    彭春回憶,當時,羅仁初很生氣,丟了一句狠話:“事情到了這個份上,我會讓你后悔的。”

    “當時,我看到我丈夫臉色都變了,就叫了另一個護工,一起把丈夫勸到了床上讓他睡覺,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彭春摸了丈夫的額頭,感覺很冰涼,問他要不要吃點東西,“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搖了搖頭”。

    彭春告訴記者,這些工資都是血汗錢,羅仁初到養老院工作后,夫婦很少回家,“回來還要車費,覺得蠻浪費的”。

    悲劇在幾小時后發生。彭春說,半夜,另一個留下的護工叫她,“彭大姐,出事了,趕快下來”。

    “我看到他在打人,整個人都嚇壞了。”彭春恍恍惚惚地下了樓,看到丈夫好像和房鴻春的母親起了沖突,“我拉開他,房院長的母親就下去了。”

    辦案警官告訴記者,她們沒能阻止羅仁初,羅又拿起磚頭接著打人。

    根據事后的官方通報,2月19日凌晨兩點,羅仁初持紅磚在院內行兇后逃跑,截至2月21日,事件造成3人死亡、15人受傷。通報把事件起因歸結于“養老院護工羅仁初因與養老院法人代表房鴻春發生矛盾”。

    辦案警官說,這18人包括16個留在4樓過年的老人,以及房鴻春的母親和弟弟。

    “羅仁初后來和我們說,當時就是想報復,讓老板去賠償,也沒有去想會有什么后果。”辦案警官表示。

    房鴻春的一名親屬負責把人送往醫院,“場面很可怕,有些人都抱不起了”,“當時那一層人很集中,4樓那些人基本上沒有什么反抗能力,很多老人當場被打懵了”。

    “他平時也不是這個性格,我們要是發現了,肯定會讓他離開養老院。”這名親屬說,他們沒想到羅仁初會做這樣的事情,“等我們上去的時候,他已經打完了”。

    血案折射農村養老困境

    羅仁初2月21日下午在湘鄉市被抓獲,但血案引發的連鎖效應正在發酵。

    對于借錢給房鴻春的人來說,他們對養老院持保留態度。一些村民在給有關部門的聯名信中說,養老院騙了他們的錢,要求公安機關調查。

    雙峰縣公安局政工室負責人告訴記者,案件涉及的財務糾紛問題正在偵查過程中。

    “傾家蕩產也要負責到底。”房鴻春則反復強調對這次事件的態度,“該對老人家屬負責的,一定不會逃避”。

    她表示,目前最主要的任務是配合政府把醫院的老人安置好,另外就是要把財務問題搞清楚,“養老院一定要搞下去,我們會加強護工培訓和養老院管理。這個事情是為社會做事,我一定要做好”。

    房鴻春在電話中說,她現在人在公安局,有些問題不方便講,應該暫時回避一下,“等過段時間出去了,想舉行個記者招待會”。

    在房家人看來,愛心養老院在當地是有知名度的,“養老院是福利事業,做起來不容易”,“我們其實剛剛捱過最難熬的時間,剛剛有點眉目,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

    周邊有村民表示,雖然對房家接觸不多,但感到他們對老人還是蠻負責的,“有一次,一個老人走丟了,房當時叫了車子立馬出去,追到縣中醫院才把人找回來”。

    此外,養老院還要求,上街必須至少兩個人一起,以防老人出事。 

    多名村民告訴記者,除了辦愛心養老院,房鴻春還辦了愛心幼兒園、愛心賓館。 

    但此刻,房鴻春需要面對的,還有躺在醫院的老人。辦案警官透露,現在,至少有6名老人已經去世。

    “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后續會如何,畢竟這么多老人要做好善后。2012年我們剛起步,到現在慢慢獲得認可其實很不容易,不管是設施還是文化,都能達到先進的標準。”房鴻春的一名親屬說。

    他說,這個事情非常令人惋惜,但是他們客觀上無法監視別人的心理,而且不可能24小時跟著護工,“不過以后如果繼續做,還是會多多注意這個問題”。

    “其實做公益壓力很大,有些人不理解,以為我們只是為了賺錢,其實不只是如此。”他告訴記者,“作為雙峰第一個養老院,我們壓力也很大,也沒有可以學習的,都是靠自己摸索,現在走到了河中央滑了一跤,接下來是浮起來還是沉下去,我們也不知道。”

    更多老人仍然靜靜地躺在醫院。

    左女士的父母都在此次事件中受傷,她和50歲的姐姐輪流來醫院照顧老人,“等傷情穩定一點,我和姐姐打算把父母接回家去,但我們平時仍要工作,照顧老人壓力很大”。

    家住雙峰縣城的朱先生表達了同樣的擔憂。他要外出打工,而姐姐也馬上要開始上班,如何照顧腦積水的父親成為他們共同的心病。

    “愛心養老院肯定不能去了,怕父親留下心理陰影。公辦的敬老院環境又跟不上,我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朱先生說。

    本報湖南雙峰2月25日電

(責任編輯:admin)
(-^O^-)MG失落的国度闯关 哈灵浙江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扑克有什么玩法怎么玩 大乐透选号顺口溜 电影白小姐在哪个APP 常来海南棋牌下载 nba湖人vs开拓者 甘肃兰州快3走势图今天 开心棋牌下载手机版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快乐8app下载 口袋川麻官网下载 亿客隆 浙江20选五大星走势图 永利518棋牌下载 捕鱼达人下载 上海快3开奖查询